中港進出口咨詢熱線4006-797-909

他們也在搜:中港貨運|香港專線|香港進口|中港物流|一般貿易|

資訊默認廣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理想資訊中心 » 行業新聞 » 外貿熱議:取消出口退稅;允許外貿集裝箱帶貨;出口轉內銷

外貿熱議:取消出口退稅;允許外貿集裝箱帶貨;出口轉內銷

文章出處:網責任編輯:作者:人氣:-發表時間:2020-05-27 09:30:00【

 今年,受疫情影響,國際市場需求嚴重萎縮,我國外貿下行壓力較大。我們理想物流專注17年的中港業務,也一直在關注對外貿易的相關動態,最新的商務部數據顯示,1-4月,我國進出口總額下降4.9%,其中,出口下降6.4%。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和沖擊。

 
這讓穩外貿成為今年兩會上的熱議話題,人大代表紛紛為穩外貿支招。
 
取消出口退稅
 
在促進外貿基本穩定方面,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圍繞支持企業增訂單穩崗位保就業,加大信貸投放,擴大出口信用保險覆蓋面,降低進出口合規成本,支持出口產品轉內銷。加快跨境電商等新業態發展,提升國際貨運能力。推進新一輪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籌辦好第三屆進博會,積極擴大進口,發展更高水平面向世界的大市場。
 
5月18日舉行的國務院新聞辦發布會上,商務部部長鐘山提出,為了幫助企業渡過難關,黨中央和國務院多次研究,目前部分措施已經發揮了作用。比如,出口退稅速度加快了,從原來的十幾天縮短到一個星期左右,有利于企業的資金周轉。就擴大信用保險覆蓋面而言,中國信保已經為11萬家企業提供了幫助。另外,外貿企業原來多數是單一做出口的,如今出口受阻之后,政府支持它們出口轉內銷,“4月份出口企業內銷額增長17%,這說明優質的外貿產品同樣受到國內消費者的歡迎”。
 
不過,雖然出口退稅速度加快了,但全國人大代表、立信會計師事務所首席合伙人朱建弟表示,建議逐步取消出口環節退稅,實行出口貨物全面適用留抵退稅制度。
 
留抵退稅,其學名叫”增值稅留抵稅額退稅優惠”,簡單可理解為當進項稅額大于銷項稅額時,即出現了留抵稅額。
 
此前,《財政部稅務總局海關總署關于深化增值稅改革有關政策的公告》(財政部稅務總局海關總署公告2019年第39號)第八條第(五)項規定:納稅人出口貨物勞務、發生跨境應稅行為,適用免抵退稅辦法的,辦理免抵退稅后,仍符合本公告規定條件的,可以申請退還留抵稅額;適用免退稅辦法的,相關進項稅額不得用于退還留抵稅額。
 
允許外貿集裝箱帶貨
 
上海國際航運中心建設與穩外貿密切相關。
 
目前,上海的港口硬件設施能力保持世界領先水平、集裝箱吞吐量連續十年世界第一、聯合國全球最佳連接港口指數排名連續11年位列第一。然而,新冠疫情暴發以來,港口和航運業作為服務實體經濟的基礎性行業,受到的影響一直在持續。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港國際客運中心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徐玨慧準備了幾份建議,其中一份即“關于盡早實施允許外籍國際航行船舶開展以洋山深水港為國際中轉港的外貿集裝箱沿海捎帶業務的建議”。
 
徐玨慧表示,全球疫情下,上海國際航運中心建設面臨巨大挑戰,急需制定并出臺相關政策,緩解負面影響,提振行業發展信心。
 
根據她的調研,沿海捎帶業務潛在需求巨大,有利于進一步降低綜合物流成本。“當前,船舶大型化和班輪公司聯盟化已經成為國際集裝箱班輪公司優化航線布局、盤活閑置艙位和降低營運成本的重要手段。”徐玨慧說,在沿海捎帶未對外籍船舶放開的情況下,班輪聯盟經營的航線無法提供穩定和高效的中轉集并服務,國際貿易收發貨人也不得不承擔更高的運輸成本。
 
以2萬標準箱的集裝箱船舶為例,每天租金加運營成本超過10萬美元,亞歐航線上一般要投入11艘船。如果沿海捎帶業務落地實施,每艘船舶平均可以節約5天的航行和作業時間,直接和間接節約的成本平攤到近3000個捎帶箱,平均每箱可降低成本約180美元,扣除捎帶成本100美元后,每箱仍可節約社會物流成本80美元。
 
徐玨慧表示,這一數字超過單個集裝箱港口規費與沿海捎帶業務的港航作業邊際成本的總和。節約的成本最終會傳導至進出口企業,有利于進一步降低綜合物流成本,有效提升出口企業的國際競爭能力。
 
她提出,在近期國外港口疫情發展背景下,國際班輪船公司紛紛調整航線網絡,東北亞中轉樞紐存在調整窗口期。根據對11家全球主要班輪公司的調研,沿海捎帶業務的潛在需求巨大,僅以目前到韓國釜山港中轉的外貿集裝箱為基數預計,上海港沿海捎帶業務年需求量可達到100萬標準箱。
 
因此,徐玨慧建議,加快沿海捎帶政策開放的步伐,推動允許經備案的所有外籍國際航行船舶開展以洋山深水港為國際中轉港的外貿集裝箱沿海捎帶業務的實施。吸引國際班輪公司以洋山深水港為區域核心樞紐,優化航線布局和航班設置,建立高效樞紐轉運服務品牌,進一步提振行業發展信心,持續鞏固和提升上海國際航運中心全球航運資源配置能力。
 
另外,她還建議海關總署對沿海捎帶監管模式進行優化和統一,參考國際中轉模式進行監管,同時支持創新開展針對中小外貿企業的港口供應鏈金融延伸服務。
 
外貿企業“眼睛向內”
 
出口轉內銷需要充分了解國內市場,做好調研。全國人大代表王強眾分享了自己企業在轉戰國內市場的經驗。王強眾表示:“國內要了解甲方對今年投入的計劃,而海外市場一般都是第二年(計劃)基本上出來,充分了解今年一些國家投入計劃,把預備工作做得更好、更細致。”
 
全國政協委員黃立認為,不論是出口還是內銷,練好了“內功”,有了核心競爭力,企業“走遍天下都不怕”。黃立表示:“我們現在完全掌握了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芯片技術,并且芯片技術跟西方一流水平能夠同步,就不受制約了。”
 
目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全國人大代表李飚預測,質量、品牌的比拼將成為市場競爭的“新常態”。李飚表示:“以前叫成本競爭,未來就叫性能競爭、品牌競爭。市場改變了就是改變了,就是要去迎接新的環境,迎接挑戰,調整自己。”
 
全國人大代表鄭傳玖認為,要想產品“不愁銷”,樹立自主品牌對生產優質產品的貼牌、代工企業來說尤為重要。鄭傳玖表示:“沒有自主品牌,都沒有話語權。肯定要有硬實力,把自己的產品向上提升,同時不斷提升自主品牌的生產比例,讓我們自己的產品有良好的品質,又有獨立的品牌。”
 
全國人大代表王偉提示,外貿企業出口轉內銷需要格外注意知識產權問題,避免發生糾紛。王偉說:“(我覺得)可以和境外客戶進行協商。在目前疫情背景下,可以讓客人先提供品牌授權,使手上現有訂單能夠盡快進行國內消化。”
 
此外,外貿產品進入到國內市場還面臨著國內外檢測標準不一的問題。全國人大代表李志強建議,疏通出口標準和國內標準,以緩解外貿商品庫存積壓的問題。李志強表示:“出口產品的標準和國內的相關標準,包括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地方標準要進行有效對接,甚至是互認,使它進一步便捷在國內銷售。”
 
缺少國內知名度、沒有資源,讓不少外貿企業不想轉、不敢轉、不愿轉。全國人大代表孟凡利認為,在這樣的背景下,政府應該主動“拉一把”。孟凡利表示:“政府和政府的相關部門,組織企業去一些國內綜合性電商平臺談合作,去給他們做一些推薦和廣告,也和一些垂直電商做些深度合作。”
 
數據顯示,今年首季度,福建對歐盟和美國進出口有所下降,但對東盟、拉丁美洲等新興區域進出口呈現上漲趨勢。全國人大代表黃茂興認為,除了轉戰國內市場,開拓新興市場也是一條思路。黃茂興表示:“不能僅僅限定在某一個區域的市場或者某一個國家的市場,飛機航班基本上減少了,那么就通過跨境電商(方式)把企業的產品銷售到世界更多國家和地區,還是要千方百計拓展多元化的國際市場。”
 
全國人大代表李彥平認為,不論是轉戰國內或是開拓海外新興市場,都需要重新規劃產品定位、銷售模式,要有打持久戰的準備。李彥平表示:“以產品的高品質逐步建立自己的銷售網絡,以兩條腿走路的方式養住企業保存產能。一旦國際市場恢復,企業可以迅速繼續發展經營。”
 
發力國際營銷平臺建設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紡織裝飾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偉為“外貿穩中提質”準備了兩份建議,分別是“關于加強國家級國際營銷服務公共平臺建設+積極應對全球產業鏈、價值鏈重構挑戰的建議”以及“關于疫情危機下持續有效放大進博會溢出效應的建議”。
 
數據顯示,今年前四個月全國貨物進出口貿易總額同比下降7.5%,其中出口下降 9%。尤其是與就業密切相關的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服裝下降20.2%、箱包下降了23.4%、鞋靴下降了24.4%。
 
她表示,在疫情暴發、個別國家“疫情政治化”傾向抬頭、逆全球化思維泛起、國際貿易發展的不確定性進一步增加的背景下,值得對“國家級國際營銷服務公共平臺”建設的重要性和功能延伸進行更深層次的思考,并對平臺建設給予更大的扶持力度。
 
2019年11月,商務部授予中建材工業品海外(阿聯酋)營銷服務中心等6家企業為中國首批“國家級國際營銷服務公共平臺”,這進一步提升了企業信譽,對帶動相關行業企業開拓國際市場、提升品牌影響力發揮了作用。
 
針對前期運行的困難和瓶頸,王偉提出三點建議:建議對平臺企業給予保險降費和增加融資產品支持;建議試點適度放寬轉口貿易的審批和監管;建議探索對平臺企業的監管創新。
 
關于“國家級國際營銷服務公共平臺”,王偉建議加大對這一平臺建設的宣傳力度,充分發揮現有平臺離岸、屬地經營等優勢,通過政策支持、資源支撐等措施為平臺賦能,強壯其服務對外貿易的能級。
 
與此同時,加強信息化、云端化建設,并在試點的基礎上擴容,“在現有首批 6 家平臺‘一帶一路’沿線布局優化運行的基礎上,讓平臺布局向拉美等地區延伸”。
 
推進出口產品質量追溯體系建設
 
全國人大代表、臺盟中央常委、臺盟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副院長劉艷表示,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世界認識了中國優秀的社會動員組織能力以及作為負責任大國的全球擔當,同時也彰顯了我國防疫物資的快速制造與全球供應能力。然而,隨著口罩、試劑盒等產品質量爭議事件時有發生,“中國制造”的“質量問題”標簽再次被一些西方媒體放大。
 
因此,劉艷提出了“關于推進出口產品質量追溯體系建設,維護中國制造形象的建議”。
 
她建議,加強頂層統籌設計,將質量維護提升到戰略高度。在全國范圍建立統一完善的出口產品質量信息追溯體系,綜合推進法律法規、實施標準、部門區域協作等方面工作。
 
其次,落實技術支持,加快推進創新先進技術手段的應用普及。全面推進生產、流通、服務、行政執法等各個環節中的信息技術現代化,利用物聯網、大數據、區塊鏈等創新先進技術加快聯通信息追溯全鏈條。
 
最后,嚴格執法常態化,切實提高違規成本,塑造良好社會氛圍。將過往運動式強化執法升級為常態化,全面樹立嚴格管控出口產品質量的監管體系,對于產品質量監管設立明確的門檻,一旦超過,實施嚴格統一的懲處措施,封堵部門、地域、行業等可能的執法差異缺口,維護嚴格公正。
來源:第一財經、央廣網
 
 
 
 

相關資訊

陕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